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四季沐歌官方售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回复: 0

亚明短暂的一生 

[复制链接]

2463

主题

2463

帖子

740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402
发表于 前天 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亚明短暂的一生 
   

  

  

  亚明短暂的一生 

  ——醉望明月

  

  

  亚明死的时候,才二十二岁。

  亚明是病死的,是由感冒引起并发症而心脏衰竭,最后不治。他是一个残疾人,但不是先天性的。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他得了一种怪病,起先是走路摇摇摆摆,再后来全身肌肉萎缩,关节强直,不能低头弯腰。双臂和双腿弯成几乎90度,不能伸直,自然也就无法行走。自上初中起就离不开那辆为他特制的四轮手推车了。高中毕业后,同学们各奔东西,上大学的,进工厂的,还有的参军去了外地,都在忙碌。亚明只有闲呆家中,苦捱时光。没想到这么快就弃世而去。唉!人生苦短,如梦如烟,说没就没了。

  在给他送葬的时候,我是唯一在场的他的同学,他的家人没有通知其他的同学。看他孤伶伶的躺在灵床上,最后陪伴他的只有他的父亲、哥哥和他家的邻居徐阿姨,我心中真是别有一番滋味。他的嘴微微张开着,似乎还在想诉说着什么。他的双目微睁,似乎还在留恋着美好的人世。他的双拳紧握,似乎仍在和病魔进行着最后的抗争。我看着他,我明白他是不愿就这么走的。他太留恋人生了!他生前常和我谈论,虽然他患此不治之症,生活都不能自理,但他还是想做很多。他也和我们一样,有着许多的梦想,甚至许多为实现这些梦想构思的计划。当时我还嘲笑他,现在想想,真不应该。

  亚明是一个很不幸的人,他的家也是一个很不幸的家庭。当他刚开始得这个病的时候,也正是他们家最困难的时候,这不仅仅是指生活上的困难。当时,他的母亲已瘫痪在床多年,父亲是一个小学教师,除了上课教书之外,回到家既当爹又当娘,还要服侍生活不能自理的妻子,生活的重负使他少言寡语,默默地苦撑着这个家庭。亚明还有一个哥哥,其时正在上初中。他哥多才多艺,学习勤奋,还担任了班长,深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爱。在家里哥哥也主动分担着父亲的压力,小小年纪就会做饭、炒菜、洗衣服。可以说,哥哥是这个不幸家庭的唯一希望。

    

  其实,亚明的母亲若不是那次出了意外事故而身体致残的话,应该是一个很出色的能干的女人,他们的家庭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即使她现在整日瘫坐在床上,思维仍然很敏捷活跃,仍然在家里起着垂帘听政的作用。她年轻时从延安抗大毕业,曾是篮球队员,身材高大健壮,性格爽快,是一个在各种活动中都很活跃的积极分子。建国后,分到西安城郊的一个工厂当后勤科管理员,工作出色,受过多次奖励。后来因众所周知的原因,她和亚明的父亲都被划作了右派。自此开始,他们家也就成了被歧视的对象。不久,在一次狂风暴雨中,她和大家一起抢救被雨水浸泡的国家财产,被一堵倒塌的墙砸倒,自此就再也没有站起来。因为是右派,单位没给什么荣誉鼓励,但还不错,按国家规定享受了工伤待遇。亚明的母亲理想破灭,前途全无,只有整日与床为伍,苦度余生了。好在两个儿子都还争气,长相英俊,积极上进,招人喜爱。丈夫也甘于风雨同舟,无怨无悔,全力持着家中事务,日子倒也过得平稳。那料想,亚明突然患了这样一种怪病,实在是雪上加霜。

    上小学的时候,我认识了亚明并开始走进了他们的家庭。那时我家刚刚搬进亚明家居住的这所工厂的家属院,。我也转学到了亚明所在的学校,而且分到了一个班。亚明给我的印象很深刻,浓眉大眼,肤色白净,很是英俊,个子在班里最高,坐最后一排。说话却文气,和大家和平相处。但我也发现同学们似乎都对他敬而远之,甚至把他排斥在课余同学们之间的游戏之外。他常常在旁边静静的看上一会儿便悄悄地独自回家了。过了一段时间我才明白是怎么一会事。

    

    那个时候正逢文革时期,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工人的社会地位很高。亚明家是当时所谓的臭知识分子家庭,父母又是右派分子,我们同学大部分都是工人子弟,又同住在工人阶级占大多数的家属院里,亚明家受人冷落,被人歧视,甚至遭到欺负,在当时的年代里 也就不奇怪了。亚明哥俩放学后一般都不出门,在家里读书写字,累了就听听广播或下下象棋。而我之所以能和他熟识起来并成为好朋友,以至于最后他把我当成他们家之外最亲近的人,正是起自于他们家那种浓厚的学习气氛,还有在我当时看来难得一见的丰富的藏书。

    

    说来也奇怪,在当时盛行“读书无用论”的年代,我这个工人家庭出身的子弟却迷上了看书,尤其爱看小说之类的“闲书”。那时想看到一本好书很难,文学名著都作为毒草被横扫,难得一见。我到处找书,不管什么书抓到就看。《西游记》、《红楼梦》、《水浒传》等大部头都拿来看过,虽然好多书都没头没尾,且竖排繁体字,我仍然看得津津有味。以我当时的年纪,好多字不认识,就跳过去或揣摸着读。因此,我所认识的繁体字大都是在这种读书中逐渐收获的。我看书没什么目的,也没什么大理想,只是觉得看书有趣,就象别的孩子做游戏有趣一样。我整日迷恋在书里,很少户外活动。书读多了,人也就有些呆了,父母骂我书呆子。现在老婆也骂我书呆子,没办法,积习难改。

    

    我和亚明熟识以后,渐渐便成了他们家的常客。我和亚明一样,都不爱参加大众活动,比如同学们在一起游戏玩耍等等,他是很少被邀请,我是就根本就不感兴趣。放学后,我们俩常常一起回到他家。亚明的家一般同学都不去的。有的是不屑和他来往,有的是忍受不了他家里的那种味道。他家四口人住一间不足十平米的房子,母亲多年卧床不起,吃喝拉撒睡全在房间里。亚明后来病情严重也不能自理,同样的一套程序也只能在房间里进行,屋里又没有一个女人来收拾,那股味道是可想而知的。幸喜他家有一个邻居徐阿姨真是好,常来帮忙收拾。我是除了上学,回家吃饭睡觉,一般没事都呆在他家里,陪他聊天做作业听广播下象棋。当然还可以借他家的书看,而他家的书一般是不外借的。

  亚明的求知欲是相当强烈的,可以说是人残志不残。自他患病后,我还真没发现他有什么特别悲观的表现。加之他天资聪颖,记忆力特别好,在班上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他兴趣也很广泛,除了读书下棋外,尤喜收听文体节目。那时电视还很少,整个家属院只有一台电视机,锁在传达室靠窗放置的电视柜里,由居委会专人保管钥匙,每晚定时播放。这时院内的人们就象看当时时兴的露天电影一样,自带板凳,有的干脆就站在后面观看。若有好的电视节目如文艺演出或体育节目(那时就晚上有节目且很少有电视剧),天还未黑,有的人就早早地搬凳子占地方。若去晚了就可能因人多而看不见。你想那么小的电视机,当时也就18寸的黑白,站远了怎么看得见。有些人就因为占地方经常吵架甚至打起来。我常常陪着亚明早早地坐在放电视的窗前。当时的文化名人,国内外大事,亚明都能一一道来,新闻背景分析得头头是道,我真是自愧弗如。

    

  上初中的时候,因为已无法行走,父母打算让他休学。在这之前,父亲已带他求医于西安各大医院,得出的结论各式各样,但都无法最后确诊,也就无法治疗。想到外地求治,他家无论从财力、人力都无法办到。那时也没有求得舆论呼吁、社会募捐之类的先例,他们家也就想不到这些。大家在一起讨论许久,决定给当时的国家卫生部写信求救,这也是情急之下的无奈之举,碰碰运气而已。亚明还决心将自己当成一个试验品交给国家,治好了是不幸中的大幸,失败了,就算是为祖国的医疗事业作了点贡献,也不枉为人一世。他特别强调要把这个意思表达清楚。

    

  我被赋予起草这封信的重任。写了几个晚上,足足有十几页信纸。我调动了那时所能想到的全部语言词汇,情真心切,恳意绵绵,我想那是我今生写出的第一篇美文。写完后念给他们全家听,个个感动得热泪盈眶,齐声称好。我也洋洋自得,颇感欣慰。毕竟为亚明我的不幸的同学尽了一点微簿之力。信发出了,是挂号信。自此开始,我们都开始了焦急地等待,用那封信里我颇为欣赏的结尾来说,我们全都在“热切的翘首以盼”。白癜风疾病怎么治疗是比较好的一个月后,收到了回信。信中除了表示同情外,还是劝亚明到医院去求治。其实现在想起来也天真,国家卫生部是一个行政机关,这类事无法管也管不过来。看来只有慢慢的等待时机了。不过这封回信也确实让我们感动了一阵子。

    

  亚明对治病算是不抱什么希望了。但家里不准备让他上初中,它是死活不答应。他说,我不能不上学,我不能坐在家中一天天煎熬着等死,我不想等死,我要上学!我身体动不了,脑子还是好的,学到知识还能干别的。呆在家中我不能忍受病痛加上孤独的折磨。亚明和父亲哭闹,并说不让上学就不吃饭,以绝食相威胁。亚明的父亲没办法,但确实很为难。一是他无法自理,一上午在学校他怎么熬得过来;二是如何接送他,家里实在没有这个精力。亚明早已想好了办法。他说我早上可以不吃不喝坚持到中午回家,保证不给老师和同学们添麻烦。至于接送的事情,亚明想到了我。

    

  这一天,亚明的哥哥来到我家,说我爸有事情请你过去商量。我挺纳闷。一进他家门我吓了一跳,他们全家表情严肃地望着我,半天不吭一声。我急了,说到底什么事快说呀!他的父亲这才嗫嚅地说,你一直关心帮助亚明,我们全家都非常感激你。现在亚明又闹着非要上中学,我们本来是不想让他上的。我们想求你继续接送亚明上学。亚明父亲说这些话的时候,低着头准妈妈请不要大量食用糖,原本微驼的背更显弯曲了。亚明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我周身一种异样的感觉,我无法真切的形容。但我觉得,我必须答应下来。

    

  新学年开始了。我用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推着亚明上学,路上得走二十多分钟。到学校后,我背着他到他们教室,放到座位上。初中分班时,我在一班,他在二班。老师和同学都很好,除刚开始有些好奇外,没有人歧视他,都想法设法给他以各种帮助。他也以自己出色的学习成绩和自信的谈吐赢的了老师和同学们的尊重。当时还不是学习至上的年代,但亚明以残体求学并成绩优异的事迹还是令同学们一致佩服。而且,亚明真地向他所保证的那样,一上午坚持不上厕所,从初中到高中,整整四年诱人秋果适当摄取多吃无益他一次也没去过。

    

  初二刚开学,他们班转学进来一个叫许慧的女同学。由此围绕亚明又发生了一些令人感动的故事,许慧这个女孩子的美好形象也就至今留在我的记忆里,难以忘怀。她长得不十分漂亮,但很秀气。性格泼辣,举止大方,而且见多识广。据说她的父亲先在铁路部门工作,后又调到工厂当供销员,整天走南闯北。因而许慧的见多识广也许是受其父熏陶的缘故。总之,她来了不久,就成了班上的中心人物,一些调皮的男同学也对他敬让三分。她还会唱好多当时被认为是“黄歌”的歌曲,其实就是那时曾广为流传的知青歌曲,其中有些是被查禁的中外名歌,因其曲调优美,委婉动听,被扣上了“黄歌”的帽子,人们只能悄悄的传唱。许慧是从她下乡当知青的姐姐那儿学来的。课余的时候,她在小范围的同学之间吟唱,大家都觉得耳目一新,听得很入迷。那个年代的歌可远没有这些歌好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四季沐歌  

GMT+8, 2018-10-24 06:14 , Processed in 0.11417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